河自网 河自网

新书《阮义忠谈艺录》献给摄影人的三本秘籍 2019-11-11 18:19:52   阅读944

蜂鸟网-原版作品,链接:https://m.fengniao.com/document/5358680.html

《阮钟毅覃逸录》是阮钟毅代表作的升级版和珍藏版,包括《我想看和听》、《摄影美学七题》和《未竟之梦》。它就像一本启蒙者和先驱写给年轻摄影师的“秘密书”,解释了创作的秘密。同时,它包括一百多部经典摄影作品,印刷精美。这是艺术爱好者不能错过的视觉盛宴。

“阮钟毅谈艺术记录”平印

《我想看和听》是阮钟毅的第一部个人散文集,它使文字和图像产生了奇妙的反应,并一个接一个地发展了他自己的生活消极面。《摄影美学七题》通过与台湾清华大学教授陈传兴、著名建筑师和建筑师韩宝德、重量级小说家黄春明的交谈,探讨了摄影的本质。可以称之为中国摄影入门书,并得到陈丹青、郑谷、吕楠等人力资源的推荐。《未竟之梦》是梦想着“画家之梦”的年轻水手阮钟毅和八位海外中国画家的书信集。它包括几个重要海外画家的肖像、书法和珍贵画作。它是独特的历史艺术材料。这三本书从不同的角度切入,跨越摄影、绘画、音乐、建筑等诸多领域,让读者走近摄影作品背后的阮钟毅,感受生活美学、话语的温度和线条间的人文情怀。

阮钟毅艺术谈话录总序(略删)

“生命的起点”——阮钟毅

人生从70岁开始,但我没想到我会达到这个起点。离开宜兰近半个世纪后,我很幸运回到了家乡,因为有摄影展《回家的路上》。市政厅为旧公寓改建为工作室提供了空间,但我认为这太糟糕了。工作室只能归我所有。如果把它变成一个展示空间,把过去几十年积累的大量照片一步步整理出来,它就可以变成一个展览,一个接一个地讲述故事。

“摄影美学七题”例谈(1)

所以每当我有空的时候,我就开始把照片放在黑暗的房间里。这个过程单调而重复,但隐藏在银盐颗粒中的负面图像总是让我感到困惑,当它们通过安全灯下的放大器曝光在相纸上,并浸入显影剂中从头出现时。往事历历在目,甚至这一幕也生动地打动了我。

摄影的魅力在于它像一个时空胶囊。它不仅封闭了一个时代的氛围,还紧密地联系着镜头前后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让我仿佛回到了按下快门的那一刻。我不知道我从起点回到了多远。站在起点就是准备向前冲刺。离起点越远,就越容易减轻负担。在不同的心情下观察事物就像学习一个新游戏。

“摄影美学七题”例谈(二)

2008年1月1日,阮钟毅台湾故事馆以我的名义,推出了第一个展览。起初,我打算只展示自己的作品,但转念一想,以两个展览的形式与台湾文学、绘画、建筑、科学、考古等不同领域的代表进行跨境对话会更有意思。首先,它向前辈致敬;其次,它通过作品对话激起新的火花。

在第一份文件中,黄春明被发现,他是一个全能的人,什么事都做。除了写小说之外,他还创作了泪人画并组织了儿童剧团。我在《狮子艺术》中写了一篇关于“摄影美学的七个问题”的专栏,并与黄春明交谈,希望用他的照片来匹配照片,并从他的35毫米底片中挑出三卷。虽然后来只出版了两张,但我知道其他的照片也很精彩,展示了台湾的当地生活。结果,我和黄春明的三卷本电影和他著名的人物无名氏谈了谈,结果非常成功。

“摄影美学七题”例谈(3)

之后,我找到了蒋勋。在池塘疗养期间,他每天都面对台湾东部最美丽的风景,用手机记录太阳光线和阴影的变化,听大自然的声音。第二个展览是蒋勋的《池上日记》和我的《董华综奏1979》。接下来,传统建筑研究专家李甘朗(Li Ganlang)在他的《古代遗迹地图阴影》中绘制的轮廓,不仅向我们展示了古代遗迹的外观,还展示了人体的骨骼和血管。我展示了台湾著名历史遗迹五峰来园的照片,它被9.21地震摧毁了。那时,仍然有人住在这个南方花园里。

每年春天、夏天、秋天和冬天有四个展览。虽然目前只有七个展览,但我已经对未来四五年的展览有了想法。策划这些展览让我意识到,任何人、事或事物,不管它有多老,只要有人能与之交谈,他(它)就会一次又一次地复活。想想看,如果十年后这些展览再次推出,它们对下一代来说将是新的!有些东西很快就会被时间淘汰,而另一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加醇香,散发出更加灿烂的光泽。

“想看和听”插图(1)人与土地:北港,1979年

我忍不住在生活中拍了许多照片,写了许多文字,有些甚至忘记了自己。由于上海译文出版社的好意,“想看和听”、“摄影美学七题”和“未完成的梦”这几个字母被呈现为“阮钟毅的艺术记录之谈”。对我来说,这是一份非常有意义的生日礼物。是的,2002年7月,我70岁了,正式开始了我的生活。

今年,我将首次重印过去40年出版的十个摄影主题——《北浦》、《八尺门》、《人与土地》、《台北谣言》、《四季》、《广场怀旧》、《失去的优雅》、《未知的人》、《回家的路上》、《瞬间的坚持》——并将它们以“台湾影像史:阮钟毅的经典摄影专辑”的形式发送到70个精选的台湾图书馆。其次,是编辑我的插图和出版一本书。

“想看和听”插图(2)台北谣言:汉中街,1986

2002年7月台湾故事厅的内容也是构思好的——我没有展示我的照片,而是展示了半个世纪前出版的数量惊人的插图,当时我刚刚高中毕业,正在从事“小狮子艺术”。我在和Xi·德金交谈,他是一位去世的老画家。他是第一个肯定我的人。他早年在非常重要的学术期刊《大学》上称赞我——“心灵独白:阮钟毅的线描”。应Xi先生的邀请,我还在他举办展览的时候发表了一篇关于“小狮子的文学艺术”——人与自然的重逢:Xi·德金的绘画”的文章。

“想看和听”插图(3)抽屉里的喷雾:西朗兄弟,台湾珠海海岸,1979年

为了尽可能多地收集数据,我去了几个单位的图书馆,翻遍了泛黄的旧杂志,一个一个地复制了旧杂志。直到那时,我才发现我不仅有许多插图,而且还写了一些我完全忘记的文章,如《现代艺术的困境》、《时间艺术与空间艺术——我对交响乐欣赏与诠释全集的测绘经验》、《从柏拉图《盛宴》中一篇文本的三个中译本看“美的概念”的发展》和四个《绘画素描》。编辑相册时,添加这些文字会使原本充满插图和略显零碎的内容变得血肉模糊。除了可读性,整本书也是可读的。当然,这本书的书名已经决定了。它叫做“内心独白:我的插画时间”。

这些旧东西,甚至已经从记忆中消失的作品看起来仍然新鲜有趣,我相信其他人看到它们时也会有同样的感觉。有时候,旧东西也可能非常现代!

“想看和听”插图(4)失踪的亚美尼亚:克伦寺前的修士

我没想到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会越来越忙。我最近一直呆在黑暗的房间里,我甚至感到惊讶。在台北,晚饭后我就准备睡觉了。第二天早上,我两点或三点起床,喝了杯咖啡,并准时在四点钟进入黑暗的房间。有时候,我觉得我可能是世界上在黑暗房间里呆时间最多的人,因为没有人有这样的需要。尤其是摄影,已经进入了数字时代。绝大多数人不再使用胶卷,像相纸和药水这样的消耗品越来越难买到,价格几乎每季度都在上涨。像我这样固执、愚蠢和不知疲倦地从档案中挖掘图像并一次又一次放大的人可能很少。

一个学生好奇地问:“老师,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还有这么大的热情进入暗室?”我不禁笑了起来:“每次我看到凭空出现的图像,我都觉得这是生命诞生的过程。这有多珍贵和感动,有多累?”

照片经常被一遍又一遍地放大,但是文章不会被重复转录,充其量只是被重新设计。阮钟毅《覃逸录》中的三本书被重新编辑。除了雅昌印刷和提炼的100多幅图片外,原版本、封面设计和版本都经过了重新编辑。虽然我目前只看到平面设计,但我已经可以想象它会在市场上销售。

台北,2001年7月

阮钟毅

摄影师兼评论家,阮氏钟毅摄影人文奖创始人,阮氏钟毅台湾故事馆创始人。1950年出生于台湾宜兰县。1972年,他为英文杂志《韩生回声》工作,并开始拍照。在过去的40年里,他先后出版了《人与土地》、《台北谣言》、《失落的优雅》、《广场怀旧》等10本相册,并在世界许多国家举办过摄影展。《当代摄影大师》、《当代摄影新先锋》和《摄影美学七题》被认为是中国摄影的启蒙书籍。成立于1997年的《摄影师国际》杂志被认为是最人性化的摄影出版物之一。他于1988年开始在台北艺术大学美术系任教,并于2014年退休为教授。1999年台湾921地震后,他成为台湾佛教慈济基金会的志愿者。近年来,他在《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深圳商报》、《生活月刊》等媒体上撰写专栏,并在内地各城市开设摄影工作室。

[作家]:阮钟毅

[定价]: 258

[出版社]:上海翻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0月

【产品尺寸】:130*184

[观众]:专业摄影师、摄影爱好者、艺术理论研究者以及对艺术史和艺术理论感兴趣的读者

欢迎来到蜂鸟网微信公众号:凤鸟信息

贵州快3 广西快乐十分 中国竞彩网 广东十一选五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