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自网 河自网

加强政德建设要处理好六对关系 2019-11-14 19:31:07   阅读935

作者:李惠,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院长兼副教授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领导干部要注重政治道德。政治道德是全社会道德建设的风向标。要树立政治道德,必须明确大道德,遵守公共道德,严格遵守私人道德。这不仅是对个别领导干部的要求,也为下一阶段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指明了方向。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在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后,反腐败建设的整体战略逐渐从“治标不治本赢得时间”转向“三不腐败”(不敢腐败、不能腐败、不想腐败)。在“不敢腐败”的目标已经初步实现,“不能腐败”制度日益完善的前提下,“不想腐败”已成为未来反腐败斗争的重要任务和巨大挑战,加强政治道德建设是实现“不想腐败”的重要途径。

从政治发展的角度来看,政治现代化实际上是一个包括公职人员在内的逐渐觉醒和合理化的过程。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公职人员的道德建设逐渐被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纯粹理性的手段,如经济激励和绩效考核。然而,这种仅通过奖惩来限制公职人员行为的方式存在明显的缺陷。没有道德约束,即使完美的绩效评估也会被扭曲。公职人员参与绩效项目和形式主义以完成指标的例子比比皆是。政治道德建设是构建中国特色权力监督和反腐败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认为,要加强政治道德建设,至少要处理好六对关系。

处理好理论与实践的关系

做好政治道德建设,首先必须对政治道德有一个全面的理论把握,明确政治道德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政治道德不同于一般道德,不是公务员的个人道德,而是行使国家公共权力意志应具备的政治素质和品格。

古今中外的政治文明都强调政治的道德伦理取向。对于中国传统政治文明来说,“统治者是对的,也是如此”,“儿子又帅又对,谁敢错”和“统治者是贤惠的,比如北辰,他住在那里,所有的星星都在那里”。因此,在中国传统政治文明中,政治本身就包含着道德的含义,政治和道德是不可分割的。西方古典政治思想也包含着强烈的道德意蕴。柏拉图根据统治者的美德和思想来划分政治体系。亚里士多德根据美德将不同的政治体系分为正常和“异常”。马基雅维利大致将美德等同于相对中立的“能力”概念。政治道德也是一种能力。类似于两种政治制度,有道德的统治能力应该超过没有道德的统治能力。

因此,在理论上,政治建设应该给道德留下足够的空间,但在实践中,政治建设往往适得其反,经常违背政治道德。虽然不能要求每个公职人员都成为道德楷模,但基本的道德底线应该得到遵守。如何将政治道德建设的理论研究与实践操作相结合,需要双向互动的长期积累。政治道德理论应指导政治道德建设的实践,政治道德的理论内涵应在实践中不断修正和调整。

处理传统与现代的关系

政治道德建设可以从中国古代传统政治思想和我们党长期革命斗争的历史经验中寻找资源。在我们党的长期革命斗争中,形成了优良的革命道德传统。同时,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政治道德有着明确的儒家渊源。这些都是行政道德建设可以充分利用的资源。在干部教育培训中,红色党性教育近年来逐渐发展起来。上海、南湖、延安、井冈山和西柏坡拥有大量红色教育资源。这些资源应与政治道德建设相结合,更系统地发掘政治道德建设中的红色文化资源。此外,2018年,教育部开始开展传统文化教育基地建设。虽然这些传统文化教育面向全社会,但也可以考虑结合政治道德建设,开发适合干部培训的传统文化教育课程体系。

虽然我们有优秀的政治和道德基因,但这些基因不一定会被揭示。与此同时,我们应该与时俱进,把它们与当前的时代特征和人们的心理特点和价值观结合起来。政治道德建设应该回归当前的常识,与当前人们的普遍认识相结合。它不能脱离现实,空谈道德理想。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日益国际化和现代化。在各种外来文化的冲击和融合下,今天的中国人的价值观变得非常多样化,包括领导干部的价值观。此外,随着干部年轻化,这种趋势在未来会变得更加明显。因此,政治道德建设也应该处理好这些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调和。

处理个人和组织之间的关系

政治道德建设虽然最终归结于个人道德修养,但它需要个人和组织在建设过程中的共同努力,不仅要重视个人道德修养,还要体现组织的力量,注重制度建设。既然是政治道德建设,就有必要采取具体措施来扭转政治权力中的道德失范问题。对一些道德素质差的领导干部来说,单靠宣传教育是达不到政治道德建设效果的。因此,组织需要建立具体的制度来规范和限制各种不道德的行为。

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先建立一个否定列表,然后在长期实践后建立一个肯定列表。领导干部试点可以引入与政治伦理相关的考核评价体系。与以往的指标体系相比,政治伦理建设的指标应更加强硬,不要过于模糊,评分应清晰可比。

处理显式和隐式之间的关系

归根结底,道德是一个人的内在品质。仅仅通过外部观察是不可能完全理解一个人的道德品质的。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五十一条规定:“对党不忠、不诚实、口是心非、口是心非、欺骗、两面派、两面派,情节轻微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表里不一和表里不一都被限制为党内法规中的政治纪律问题,这表明这种问题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河北省前省委书记周本顺就是这种情况。从表面上看,他表示将坚决执行党中央关于反腐倡廉的决定。私下里,他认为中央的八项规定过于严格,没有必要。我们应该不应该喝酒?在政治和道德方面也是如此。有些人擅长做表面文章,看起来很有道德,但他们实际上内心没有道德底线。

另一方面,有些人通常保持低调,看起来很普通,但他们可以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并有牺牲精神。单纯从外部表现来评价领导干部的政治道德状况有时是不公平的。因此,在评价领导干部行政道德时,如何处理显性与隐性的关系,更客观公正地评价这种关系,是政治道德建设面临的又一挑战。

处理物质与精神的关系

政治道德建设是精神价值建设,物质是精神基础。政治道德虽然是一个精神问题,但物质激励也是政治道德建设的有力手段。在政治道德建设中,不反对物质和精神的东西,就把基本的物质需要放在一边,谈论精神文明是不现实的。在我们的公务员队伍中,有许多吃苦耐劳、兢兢业业、不求回报的道德楷模。对于这些人的基本物质需求,我们应该给予他们足够的关心和帮助,让有道德的人感到他们的努力是有回报的。

因此,在政治道德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应该找到那些特别能吃苦耐劳、勇于奉献的公务员,如选调生和援藏援疆干部。这些人在婚姻、子女教育和其他生活重要阶段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但却默默做出贡献。他们应该帮助解决这些人的实际困难。简而言之,处理物质与精神的关系,就是把物质激励与精神奉献相匹配,在政治和道德上给予高尚的人更多的关怀和物质激励,向公务员和整个社会发出积极和正面的信号。

处理好青年和“老人”的关系

政治道德毕竟是一个人的道德和价值观。然而,一个人道德品质和价值观的形成并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许多研究指出,一个人的道德品质和价值观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他年轻时形成的。如果他在这一时期得到正确的指导,他可以事半功倍。政治道德建设要向前推进,注重公职人员和领导干部的来源,树立青年政治道德观。因此,政治道德建设不仅要着眼于已就业或已就业多年的“老年人”,还要支持对青年价值观的调查研究,了解大学生的道德价值观,尤其是与政治道德相关的价值观,这些价值观是当代青年尤其是公职人员的主要来源,及时发现这一群体的思想道德问题,并尽快进行干预、教育和引导。这比参加工作后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更有效。

政治道德建设不是一蹴而就的。公职人员的政治道德取决于整个国家的政治生态。在良好的政治生态环境中,一个人的道德素质自然会提高。相反,如果整个政治生态环境被破坏,品行良好的人也可能随之腐败。因此,政治道德建设应着力处理好上述六对关系,结合整个政治生态的净化和建设,服务于党中央“三不腐败”综合推进的重大战略格局。

500万彩票网 江西快3 pk拾赛车 3分钟pk10